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即将消失的“船型屋”,能否搭上申遗“快车”出圈?

2022年04月19日 08:0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茅草铺顶,草泥糊墙,形似一艘倒扣的木船,这样的“船型屋”是海南黎族群众世代居住的房屋,有着数千年的历史。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海南全省共有近16万户、80万黎族群众居住在船型屋及由其组成的村落里。自1992年起,海南省实施茅草屋改造工程,帮助黎族群众搬出低矮阴暗的船型屋。至2010年底,全省少数民族同胞“不落一户”,彻底告别了住茅草房的历史。目前,只有五指山市毛阳镇初保村、东方市江边乡白查村两处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村落得以保留古老原貌。

  古老的船型屋行将消失,独特的黎族歌舞、体育、医药等传统文化走出大山的步履也略显迟滞。如何让世界更了解海南?如何正确认识、更好传承与开发以船型屋为代表的黎族传统文化?让我们一同走进黎族群众聚居区,从黎族百姓、省市县干部、遗产研究专家那里去找一找答案。

  “茅草房是很难再住回去了!”

  从海南五指山市区出发,走国道,翻越10多公里阿陀岭到达毛阳镇,再行驶一段村道便到达初保村。

  这是一座建在山坡上的村庄,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村口的石刻村名、茅草房谷仓和“海南省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十分醒目。

  沿着村道往里走,左手边有几方绿油油的水田,山泉溪涧从村前流过。右边斜坡上,干栏式黎族民居风格的茅草房一间挨着一间,村落已无人常住,有些房顶的茅草已被更换为铁皮,有的房屋被用来饲养鸡鸭等家禽。从门外往里看,屋内低矮昏暗,泥土地、木板墙、三石灶……处处透着古老的气息。

  2010年,当地政府在老村附近新建了一个村庄,全村76户约400人全部搬迁至新村两层楼房,房屋整齐连片,环村路、文化室、篮球场以及水电等基础设施齐全,屋内有沙发、电视、独立卫生间和洗澡间,村民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

  骑着新潮摩托车从山上槟榔林里劳作归来的村民王世奇说,老村距离田地较近,大家会将农具放在老房子里,中午偶尔会在老村休息。

  谈起对老村的态度,这位当过村民小组组长的80后说:“大家肯定对老村有感情,毕竟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要说住的话,茅草房夏天凉快,但冬天四处漏风就难受了,很难再住回去了!”

  新村一位二十几岁的单身男青年直言,他们不想回去住茅草房,而是想将老村旧屋的宅基地用起来,建新房改善居住条件,新村当年分配的房子虽然够住,但已经不够年轻一代结婚使用了。然而,老村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老房子不能拆,宅基地也不能用。为缓和村民情绪,也为了让老屋有些“人气”,村民们被允许在茅草房内午休或饲养家禽。

  在海南,像初保村一样保持原貌的黎族传统村落,还有位于东方市江边乡的白查村,这里地势平坦,80多间茅草房整齐排列,颇成阵势。

  白查村和初保村皆是干栏式传统黎族民居风格的茅草房,但又各具特色。初保村是木板墙体,白查村则是在木板上糊上混合着稻草的黄泥,密封性好一些。记者采访当天,一位在当地居住的“候鸟”正带着几位朋友在村内参观,在茅草房前摆pose拍照。

  “屋室形似覆舟,编茅为之,或被以葵或藤叶,随所便也。门倚脊而开,穴其旁以为牖。屋内架木为栏,横铺竹木,上居男妇,下畜鸡豚。”100多年前,美国传教士香便文曾到海南岛旅行考察,后在其所著《海南纪行》里称,黎人所居船屋宽敞通风,是他们身体健康原因之一。

  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文物处副处长黎吉龙介绍,黎族传统村落的选址、空间布局、房屋建筑样式和技术都充分展现了黎族人民敬畏自然、善于利用自然的智慧,体现了黎族先民的价值观、社会观,将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体现得细致而广泛。

  “但时代在发展,老百姓不可能再住回茅草房。它们可以作为文物保护起来,留取一份记忆,方便后人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住在这样的船型屋里。”东方市文化馆馆长陈荣川说,传统村寨已成为“活化石”般的文物,东方市准备引进一家企业,计划将此处打造成旅游景点,供游客参观游览。

  黎族传统文化独特而精彩

  黎族是海南特有的古老民族,人口150多万,约占全省总人口的15%多、占全省少数民族人口的91%。

  黎族同胞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贡献了黎锦、黎陶、黎歌、黎舞等特色技艺,有自己的方言系统、服饰系统和非常突出的纺织技术,创造了与热带海岛自然环境相适应的、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

  原始古朴的船型屋、巧夺天工的黎锦、热情奔放的竹竿舞、神秘的纹面老人……行走在海南中部山区,黎族传统文化的丰富精彩和古老神秘令人震撼。

  研究认为,船型屋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从原始社会向农业社会过渡阶段的物质见证;存续3000多年的黎锦,是中国最早的棉纺织品,被誉为“中国纺织史的活化石”;黎族女人神秘的“纹面”传统,是神圣而纯洁的标志……

  近年来,很多黎族特有的传统技艺都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海南省级以上82个非遗项目中,黎族共有28项,占比超三分之一。”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非遗保护部主任陈佩说。

  2009年,“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十多年来,中央与海南省为其投入了超1亿元资金,完善保护体制机制,建设传习馆、传习所,培养传承人,织女已由申报时的不足1000人发展到如今近20000人,是目前海南保护得最好的非遗项目。

  得益于政府投入,黎族其他一些非遗项目也得到不同程度的保护。近5年来,全省各市县相关部门举办各类非遗项目培训班近600期,为非遗项目积极培养传承人。

  记者在白查村采访时,村口正在开展黎族干栏建筑技艺培训。陈荣川说,文化馆每年都会举办培训活动,参训传承人都有补贴,培训班向村民购买茅草等建筑材料,可以让村民获得一定收益,村民也有积极性。

  以5A级旅游景区“槟榔谷”、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为代表的一些少数民族风情旅游景点,成为向游客展示黎族村寨原生态自然风貌的好去处。其中槟榔谷是国家级非遗保护示范基地,由非遗村、甘什黎村、雨林苗寨、梦想田园四大板块组成,展示黎族十项国家级非遗产品,文化魅力十足,被誉为海南民族文化的“活化石”。

  以黎族文化为主题的大型演出,常常在全国少数民族汇演中获得赞誉。去年9月展现黎族儿女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为建造家园辛勤劳作等生活图景的歌舞诗《黎族家园》,又在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中荣获“剧目金奖”,去年底在上海连演三场,在上海刮起一阵“最炫黎族风”。

  申遗能否让黎族传统文化“出圈”?

  不可否认的是,黎族传统文化还有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味道,国内外“存在感”不强。

  黎族有自己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其文化形态依靠口头和行为世代相传,延续至今。海南省民宗委文化教育宣传处处长张正金说,这造成黎族传统文化的研究、整理、展现等均较为薄弱。

  “特别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黎族群众的很多生活习俗、文化习俗也都随着黎族传统村落的消亡而‘式微’。”陈佩说,如今,在黎族青少年眼中,很多古老的黎族传统技艺,如钻木取火、树皮布制作技艺、原始制陶技艺、骨器制作技艺、干栏建筑技艺、黎族医药,已蒙上了一层神秘而遥远的面纱。

  对于丰富而独特的黎族传统文化,国家林草局世界遗产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绿色名录委员刘保党认为,“很有价值,传统村落全省只剩两处,已处于濒危状态,不仅应该好好保护,还应使其得到‘活态传承’并开发利用。我其实心里蛮着急的,因为从事世界遗产保护的都有种使命感。”

  “并不是古老的就是落后的。”刘保党认为,数千年来,黎族人是怎么在高温多虫的热带雨林里生存下来的?要寻找答案,还得回到原住民朴素的生存智慧上,最擅长与热带雨林打交道的是世居海南的黎族人,他们朴素的生存智慧里包含一个大系统,黎族传统文化是一个富集的文化馆。

  目前,海南正在加紧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除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之外,还亟需提升文化软实力。海南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康拜英认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应该是一个有着独特文化、可以向国际展示和输出世界级文化价值的重要窗口和阵地。

  2021年3月以来,海南积极推动“海南热带雨林和黎族传统聚落”项目申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前期工作进展顺利,即将被列入世界遗产预备清单。

  受访干部及专家认为,参考国内类似区域申遗成功后对旅游业和当地经济发展的带动案例看,海南申遗成功后将可以极大提升国际知名度,充分带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及周边区域的旅游业发展,造福黎族百姓。

  专家们认为,申遗的过程也是挖掘价值、弘扬价值的过程,借助申遗,挖掘、梳理和提炼海南优秀传统文化,尤其是将具有热带岛屿特征的独一无二的海南黎族传统生态智慧和生态文化挖掘整理呈现出来,并得到世界公认,将极大增强文化自信。

  当然,申遗之路并非坦途。刘保党说,为了让世界遗产委员会、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等机构的国际专家充分理解黎族传统聚落的价值,目前最为紧要的是需对照申遗标准,从黎族习俗、非物质文化遗产整理、村落环境整治、村落形态和建筑修复等方面入手,及时开展抢救性修复干预。

  本报记者柳昌林、赵叶苹、刘邓

(责任编辑:孙丹)

即将消失的“船型屋”,能否搭上申遗“快车”出圈?

2022-04-19 08:0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查看余下全文
丰满人妻熟妇乱又伦精品,无遮挡吃胸膜奶免费看视频,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